商业周刊2020年12月6日周日上午7:00 [GMT+8]· 5分钟(阅读时间)

(来源:Dreamstime)
(来源:Dreamstime)

「当社会发生坏事,首先被抛弃的往往是最弱小的人。」因为疫情陷入经济困境,自杀获救的小林惠子(Eriko Kobayashi)对《CNN》表示。

根据日本政府统计,单单今年10月,就有2,153人选择自杀结束生命,这个数字甚至比疫情造成的死亡人数还多(截至11月27日是2087人)。疫情对日本社会的伤害,显然不只是感染与疾病。

疫情冲击经济,失业、照顾家庭压力两头烧

日本向来是自杀率最高的几个国家之一,据世卫组织(WHO)数据,2016年,日本每10万人之中有18.5人死于自杀,在西太平洋地区仅次于韩国(每10万人有26.9人自杀身亡)。但其实自2009年至2019年,日本的年度自杀率其实一直在下降,直到这次疫情才又反弹。

其中女性的自杀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,增加了将近83%,这些女性自杀者究竟面临什么问题,让她们选择走上绝路?

一名日本大学生大空幸星(Koki Ozora)获得非营利组织赞助,自发性发起24小时的咨询热线,帮助疫情间受情绪困扰的民众。他接受《CNN》访问表示,他平均每天会接到200多通电话,绝大多数都是女性,她们的烦恼都是失业、需要钱抚养小孩,甚至有些因为遭受家暴,想要轻生。

根据《CNN》,由于疫情对于餐饮业、零售业、住宿业的冲击最大,而女性在这些行业的受雇比例也来得更高,许多人因此被裁员,得面对失业后的经济压力。另外,女性在疫情期间,加倍担心小孩的身心健康,也增加了女性心理的压力。由国际关怀协会(CARE)发表的调查报告显示,疫情期间面临心理疾病的女性增加了27%,而男性只有10%。

对此,日本早稻田大学的专家上田路子(Michiko Ueda)表示,目前日本尚未实施全国封锁,就已经出现自杀人数大幅增加的现象,如果疫情加剧,影响将会更巨大,她也警告其他国家也可能会遭遇轻生人数增加的问题。

性别不平等在疫情间加剧,女性得承担大部分无偿工作

《CNN》也指出,女性之所以受到更大冲击,部分是因为她们往往是无偿照顾的负担者。当孩子、病人、老人被从学校或者照顾机构送回家里,一肩担起照护责任的,往往是女性。

根据《BBC》报导,联合国妇女组织(UN Women)公布新的全球数据显示,在疫情期间,女性负责家务与家庭照护比例大幅增加。

联合国妇女组织副执行主任巴提亚(Anita Bhatia)说:「我们在过去25年所做的一切努力,可能会在一年内流失。」她认为这样的现象已让社会「倒退回1950年代的性别刻板印象」。

即使在疫情大流行之前,据估计全世界每天160亿小时的无偿工作中,女性大约承担四分之三,现在不平等状况只有更严重。巴提亚说:「疫情前,女性的无偿劳动时间是男性的三倍多,我保证这个数字现在至少增加一倍。」

一位日本妇女和田(Ten Wada)是一名品牌顾问,她接受《BBC》访问,以日记记录疫情间的生活。和田说,他每天忙于准备三餐、工作、洗衣,还要协助女儿课业学习,防疫期间,丈夫和他虽然都在家上班,但两人生活截然不同。她表示,先生能专心工作,但她得分心打理家务,自己负担了八成无偿工作。

「我每天几乎都达到自己的心理极限,女儿哭,我也跟着哭。」她回忆道。

事实上,这些女性付出的无偿工作,能够抵销各种照护费用,弥补社会服务的不足,却没人会承认、肯定她们的辛劳。联合国妇女组织首席统计学家塞克(Papa Seck)告诉《BBC》:「我们观察到疫情令人忧心的影响,包括高度压力与心理健康挑战,尤其是工作负荷量过大的妇女。」

巴提亚认为,这场大流行可以点醒人们,无偿工作确实是世界的社会安全网,它能让其他人外出赚取收入成为可能。联合国呼吁各国政府和企业承认无薪劳动的存在,并实施如额外的家庭假,或额外的带薪假,以及维持托儿所的运转等措施。

作者 FYT娱乐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